【冰魄银针x银缕拂尘】我想和你谈个恋爱(5)

前文戳: 4
——————————
"好啊!"
冰魄银针脱口而出,看起来下一秒就做好了打包行李把自己送去银缕拂尘家的准备。
"好。"
银缕拂尘自己都没注意,自己的声音里含着些许笑意,嘴角有一丝弯曲的弧度。
像是冰雪有些融化又没有融透。
紧张刺激啊不对,是安静如鸡的寒假就像小学生作文里写的一样如约而至。
冰魄银针大早就准备好了行李,爬上四楼到银缕拂尘他们寝室,推开门来整个寝室里只剩银缕拂尘一人。
"学长,你们室友都回家了?"
"嗯。"
银缕拂尘手上拿着个防尘袋打算把一些不太方便搬动的被褥啥的盖起来装好,冰魄银针把自己行李放在门口后从银缕拂尘手里抽走防尘袋忙活起来。
"这点事还是交给我吧银缕学长。"
"多谢。"
"那学长有谢礼不?"
"谢礼,请你一次饭?"
"这不和我上次一样了吗,不算,不行!"
银缕拂尘有些好笑。
"那你说怎么办。"
冰魄银针对着银缕拂尘眨眨眼,轻轻笑了一下。
"学长你新年不出门的吗,这里新年会有庙会,我上次不是和你提了吗,作为谢礼,陪我去?"
冰魄银针现在一副有些得意的样子落在银缕拂尘眼里,像一只翘着尾巴的猫,从内到外都透出一种有些迫切的兴奋感。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兴奋的,这样热闹的事银缕拂尘向来是远离的,这也不知道冰魄银针怎么就执着在了这上面。
"那……好。"
不过再怎么说下去那都是新年的事,离过年还有大半个月,早着呢。两个人没在说话,都低下头做起了自己的事。

说实话,别人和冰魄银针说银缕拂尘有多洁癖时,冰魄银针一向不太在意,洁癖就洁癖,谁叫他喜欢,后来接触多了真正了解银缕拂尘的洁癖的时候,冰魄银针才知道当初自己的想法还真是天真,直到今天和银缕拂尘回了他家,冰魄银针感觉自己对于洁癖的理解又刷新了一个新高度。
怎么说呢,银缕拂尘的那间小房子大概可以这么说,要多干净有多干净,你都不敢走上去就怕脏了地,要多空有多空,除了必备的一些生活用品剩下就是些书了。
冰魄银针跟着银缕拂尘走进去的时候,银缕拂尘还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个软毛刷子。刷子做什么的,刷鞋面上的灰用的,那鞋底呢?冰魄银针紧接着就看见银缕拂尘又拿出一个相比上一个更硬的刷子,刷起了鞋底。
冰魄银针暗暗谨记——银缕拂尘的洁癖只能顺着来,要么比他更干净要么就别说话。
冰魄银针期待了一个期末的同居生活大抵来说就这样开始了。冰魄银针在一开始的小心翼翼生怕惹了银缕拂尘的状态下也慢慢放开,甚至在银缕拂尘心情不错的时候有时候还会开一下银缕拂尘的玩笑。

晚上九点整,银缕拂尘的假期标准洗漱时间,和冰魄银针打了声招呼进了浴室,留下冰魄银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书脑子里全是胡思乱想。
冰魄银针无意中路过浴室,浴室门没关好冰魄银针伸手顺带关门,眼睛一瞟透过磨砂玻璃看着了银缕拂尘模糊的身影。
冰魄银针内心有些浮躁。
恍惚间仓促回到自己房间,整个人陷在松软的被子里,眼前却总是浮现银缕拂尘看起来有些清瘦的模糊身影。更糟糕的是,冰魄银针身下起了反应,没办法,冰魄银针胡乱用手解决了一下个人需要。
冰魄银针觉得自己迟早要完。
想得到那个人,得到那个人的身体,得到那个人的心。
那天冰魄银针做了个梦,自己把银缕拂尘压在了身下不住亲吻他的身体,银缕拂尘满面潮红。
不过这梦毕竟是梦,第二天起来冰魄银针见到的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张冰块禁欲脸。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