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弓桃

【点文】弓桃

@芷泪 的点文x
es淡超久了,还真是很害怕ooc啊【躺】不过估计已经ooc了orzzz
谢谢喜欢【躺】
不是爱抖露了设定成正常的高中【躺】
——————————
姬宮桃李,姬宫家的小少爷,新鲜出炉的高一新生。
携带一只仆人【奴隶】 伏见弓弦。
姬宫·自信满满·桃李以为在自己上了高中后自己可算是摆脱那个奴隶暂时的管制了。
然而伏见·担心少爷·心脏·弓弦毫不犹豫地转了学来和桃李上一个年级。

桃李抱着自己的小熊抱枕呈一个大字形摊在床上。这睡姿要是被那个奴隶一号看见了肯定又要说教我了,桃李撇撇嘴心里如是想。
其实他本来还特地为了这个计划了好一大段时间。
姬宮桃李,想过他口中所谓的那平民的生活。他想放学后在校门口的小摊上用零花钱偷偷买零食,想有同学三五成群地一起回家,想自己在路上随意地听着歌漫步回家;而不是放学后就被人接回,吃东西有人管着,哪怕是走路都要随时注意姿态。
他只是想活的稍微再轻松一点而已。

隔壁房间,伏见弓弦摩挲着手上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这是桃李和弓弦小学时的合照。
明明小时候处的还不错的为什么越来越大了反而关系还开始紧张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青春期的叛逆吗。弓弦妈妈【划掉】心里一塞。
弓弦想不通,他只是担心少爷所以专程为了陪伴少爷而转学过去,结果桃李把门一摔进去了就再也没理过他。
到底是他真做错了,还是桃李的任性发作了?

总之两人无论怀着什么样的心思都成了同班同学同桌。

过了一段时间,桃李发现有个弓弦在自己边上还是挺不错的。
无论是平日里的借借文具还是自己遇到了什么问题,弓弦总是能解决。
有个有求必应的同桌似乎还不错,但桃李一直对着弓弦不变的回答心里有些梗。桃李有些焦躁,对弓弦说不清楚的莫名厌恶以至于他的言辞越发激烈。

越发浓烈的火药味终究不久后达到了高潮。
桃李厌恶地看着弓弦日常制作的健康食谱便当,这些食物对他毫无吸引力可言,何况吃了十几年的食物谁都会有腻的时候。
"嘭!"
桌上翻倒的一片狼藉和一旁明显很不耐烦的桃李构成了弓弦推开教室门后眼前的景象。
任谁看到自己的心意被糟蹋心情估计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两人之间充斥着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少爷!"
"奴隶!"
最终结局是桃李推开门跑了出去,留下弓弦收拾残局。

桃李一脚踢开路上的小石子,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就算是这样仔细瞧瞧还是会发现他的眼眶已经红了个彻底。街道上直立着的路灯一如往日准时亮起,桃李靠在一颗电灯杆下暖黄色的灯光倾泻而下。"迷路了…"桃李无力地呢喃着。这个时候弓弦应该早就找到他了然后好好地哄他回家并且容忍他在房间里做出一些不合礼仪的事,但事实是桃李走到了天黑而也不见弓弦的身影。
笨蛋奴隶…!快过来找我啊!
桃李蹲下低着头企图将整个人都埋进去,他身后靠着的冰凉的路灯杆渐渐带上了些许温度。

夜幕彻底降临,星辰升上天空。
桃李有些绝望地抬起头,眼里却出现了几乎放弃看的的蓝色。
一双白皙而有力的手将桃李拉起,因为长时间的蹲坐发麻的腿一起来还有些站不太稳。
"少爷,这个玩笑可不好玩。"
弓弦每天仔细打理的一丝不苟地发型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汗水还在不断自额头流下从鼻尖渗出。
这一整个下午弓弦在满世界地找桃李。
心里一软,桃李伸出双臂抱住弓弦的肩膀。
"奴隶,都是你的错了!带我回家!"
"是,少爷。"
弓弦将桃李稳稳抱在怀中直到抱着他坐上车。
难得温顺的桃李稍稍往弓弦身边靠了一些,以往总是弓弦来主动靠着他或者两个人就这样坐在两边。
"对不起。"
带着愧疚的道歉声轻轻响起,弓弦听的不是很清楚。
"少爷,您有说什么吗?"
"没有!"
弓弦看着一旁耳朵有些发红的粉色团子,嘴角勾起。
"是。"

两个人相互依靠着闭上眼睛。
要好好休息一下呢。

评论 ( 1 )
热度 ( 4 )